海豹x

少年人的执着——浅谈尤里对勇利贯穿全剧的感情。



十五六岁孩子的日子都在充斥着什么?对未来,感情,努力的思考。
而一个天才十五六〖?〗的孩子内心是什么?——有什么,是自己所缺少的。
尤里是当之无愧的钻石,他这样小的年纪就拿到了至高的荣誉。对他来说,维克托的优秀是一直以来他最期待的东西之一,作为一名运动员,尤其是战斗民族,有什么不比超越理想更让人兴奋呢?
然而他身上最大的特点,也是他最大的缺点,就在于他不懂得如何正确表达自己的情感,像一只张牙舞爪的猫,看起来总是对人凶恶(其实就是教科书式的傲娇)。这样的人内心会是困扰的,他们会反思自己为什么不能正确表达感情,这种时候,他对勇利的态度就值得大家深度推敲一下了。
“真想看看他无误差的表演啊”胜生勇利这个人身上,具有着周围人都无法教会他的东西——感情流露。雅科夫不会,维克托更不会,这才是勇利最大的杀伤武器之一,勇利的内心深深地吸引住尤里。
结果不等尤里试图温和的拜访勇利,一切都被勇利的玻璃心破功了。战斗民族的尤里,尤其是目标明确内心强大的尤里,怎么能“容忍”自己认可的人这样“不堪”?就像小时候的我们,曾有一段时间认为父母是万能的,当父母第一次在我们面前暴露出缺点时,正是那种难以言喻的失落和震惊感,我想,这是可以类比的吧。
但是尤里从来没有真正放弃过对勇利的关怀,除了这次,其他情况下,他都在下意识的学会照顾勇利的玻璃心,但却让维克托一字不落的听到各种尖酸刻薄的话。尤里在各种地方愿意对勇利主动搭话,比如电梯间等等这些(迷妹出没几率很高的吧)公共场合,所以,尤里真的是真心想要贬低勇利来向维克托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吗?






以下内容包括大量自我分析,如有不适请立刻退出非常感谢合作(。・ω・)









试想,两个自身敬畏的人走到一起是什么体会?一个是拥有“事业”的维克托,一个是拥有“感情”的勇利。有一天他们突然背着自己bushi越走越近,还是在尤里没有深入了解过勇利的时候,被维克托捷足先登了,这种复杂的心理,给尤里一种咬牙切齿也要拼死前行的动力,

(他自由滑的时候好像从来没有坚持想过agape不是大脑空白就是想着勇利了)
所以尤里可能真心实意的讨厌勇利吗?从故事的一开始,尤里跟随着到长谷津来,我的脑海就叮——的敲响警钟。作为两个土生土长的俄罗斯人民,的确,维克托人是到日本去了,尤里身边那么多可以利用的因素让维克托自 己 赶 回 来,哪怕一次也是有可能的,为什么要大动干戈跑去长谷津呢?
理由我想只有一个——长谷津有让他也想要了解的人和事物。
一个人的感情是怎样产生的,又是什么环境产生的呢?问题的答案总是相辅相成的,少年尤里想要弄清楚这些答案,自然要从源头抓起,于是才有了开头行动派的剧情。
再看第十话的海边。维克托举起戒指,尤里狂踩了他好几脚,之后两人噼里啪啦蜜汁修罗场的气氛展开,尤里的话却显得那么言不由衷——照顾家畜也一脸满足吗?从猪猡那里得来的戒指不过是废物,配合他狰狞的表情确实有那么几分为维克托而争风的味道,只可惜他说了两句关键的话——
维克托.尼基福罗夫已经死了。
我会用优胜,来正面饲主有多么无能。
首先,尤里一定对维克托有足够了解,维克托的家室显赫,颜好腿长粉丝多,最后还壕无人性。这样的人,一般什么样的话更能激怒他?
那个优秀高傲的维克托已经死了,维克托怎么会“屈尊”照顾胜生勇利呢?他希望燃起维克托对勇利的厌弃,语气中无一不在大声告诉他两人巨大的差距,包括他们的消费水准,维克托身上也许随便一件衣物都比勇利的对戒值钱,“你怎么能垂青这么平凡的人?那不是你该干的事”
可惜维克托完全不上道,张口便问尤里“你其实是想和我战斗的吧”这句话暗藏什么?尤里口口声声说着贬低勇利的话,维克托却突然把自己和尤里的对决插入进来,这个天然黑其实一直知道勇利吸引尤里的事!他在告诉尤里,虽然你想要和我对决,然而你已经没机会了,你只能停留在“想一想”罢了。这样的火药味和温泉on ice时如出一辙,战斗民族之间让人胆寒的气氛让人不禁一凛,这也是维克托从没在勇利身上表达过的。
包括维克托最后一个无奈的微笑,和一句“别人也从勇利身上得到l”尤里在长谷津待的日子屈指可数,不如斗胆猜测,尤里真的得到“live”吗?他有没有可能得到的是自己内心的“love”呢?

接下来就是十二话里面维克托和尤里喜闻乐见的二次谈话了,虽然这里我要心疼哈萨克斯坦小哥,你心里的话和尤里的重合了,然而他却在想着别人。胜生勇利绝对不能退役——这一滑尤里非常明确的表达这个想法,也是对勇利所谓“占有欲”最浓重的一次。
你只有超过维克托这一个目标吗?你把一直注视着你的我当什么呢?敢退役绝对让你后悔,大——笨蛋。
过分暧昧的表达方式了好吗尤里!!尤里!!看到这里真是目瞪口呆,勇利对尤里影响之巨大已经到了空前绝后的程度,当然,这也和维克托教练临时的心理辅导bushi有着重要联系。
在我的感官里,维克托也许说不出什么太过温柔的话。他很有可能采取了和在海边一样的态度,目的只有一个,唤醒“情敌”心里对勇利的重视。只有这样,勇利才能抱着对金牌的执着继续待在自己身边,而自己也会根据情况安排未来。维克托的复出,勇利的隐退计划,再一次刺激了尤里的内心,这两个“敬仰”的人,又要同时做出令人震惊的决定。人在绝境中的逆转是十分可怕的,尤里也非常不负众望的留住我们的勇利小天使,(能够催化第二季真的是太好了!)
所以我认为,尤里对勇利的恶劣,非但不是讨厌,那反而是另一种感情非常浓厚,却始终搞不懂什么才是最佳表达方式的喜欢。就像尤里对待jj那样,他如果真正讨厌一个人,一定大声的在本人面前表达不满,在对方粉丝面前大声抹黑,而不是风雪夜里满大街的找到勇利,给对方送上自己爷爷做的,珍贵的皮罗什基。尤里的感情,实属难能可贵,但是论述起来,维勇二人的羁绊实在太深,维克托是比尤里更适合站在勇利身边的人。
尤里还有奥塔别克的陪伴,我们当然有理由去相信,尤里的人生,还会和奥塔别克一起磕磕绊绊得到他想要的“感情流露”,和这个自己真正的同龄人,同舟共济的走完运动生涯的。
“——想要么?那就自己去争取。不然勇利这个人,会永远消失在他最喜欢的冰场上哦。”
啊啊啊啊啊奶一口第二季能不能出这句话啊啊啊啊啊buni

评论(3)

热度(73)